法眼天下

公司法案例评析:公示的与约定的股权比例有分

公司法案例评析:公示的与约定的股权比例有分歧,如何认定?
 
作者:张雷律师、邢洋
 
张雷律师按:公司的工商登记比例与实际出资比例不吻合,在确定股权份额时,以公示的工商登记为准,还是以实际出资额为准?通过下面的案例,予以评析。
 
案例评析    
  为了竞拍长城公司的资产项目,徐先生和李先生决定成立盛某达公司。2004年8月,盛某达公司经批准设立,注册资金为100万元。徐先生认缴出资20万元、李先生认缴出资80万元。但徐先生与李先生均未按照各自认缴的出资金额实际出资。
(张雷律师:盛某达公司是为一个项目专门成立的,两股东虽然没有实际出资,但并不影响公司成立的事实。)
 
2005年11月,盛某达公司通过竞拍的方式以536.12万元竞得长城公司的资产项目。
2006年2月,徐先生与李先生就盛某达公司的设立及项目经营开发事宜签订了《投资协议书》,主要内容为:1、盛某达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由两人以现金方式各出资50万元,上述股东出资额不到账,协议不生效;2、盛某达公司因受让长城公司的资产项目,需流动资金1,000万元,双方按投资比例用现金出资,上述现金须在协议签订七日内支付到盛某达公司指定的帐户,出资额不到账,协议不生效。
(张雷律师:盛某达公司股东内部重新签订了《投资协议书》,重新对出资比例、出资方式等问题进行约定,该份协议是各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内是有法律约束力的。)
 
2006年2月,徐先生向盛某达公司支付200万元。同年6月,徐先生向项目的拍卖行支付款项303万元。 
2006年7月,李先生将233万元还给徐先生,并与徐先生签订《投资情况说明》一份,明确徐先生支付盛某达公司200万元并支付拍卖余款303万元,按投资比例双方各承担270万元,由李先生归还徐先生233万元; 
(张雷律师:盛某达公司的工商登记中两股东的股份比例分别为20%和80%,这一比例对外具有公示效力,两股东在公司成立时均未实际出资。在竞拍债权资产项目中,两个股东各出资50%。)
 
2007年7月,盛某达公司委托某拍卖有限公司对拥有的资产项目进行拍卖,也即转手出售,某开发集团以4090万元的价格竞得。后开发集团将4000万元款项付至盛某达公司的帐上,该账款被李先生私自借给他人。2008年4月,徐先生以与李先生之间合伙协议纠纷为由,向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盛某达公司、李先生将处置滨海公司债权项目所得款项中的50%,2000万元返还给其本人。
(张雷律师:公司存续期间的财产属于公司,没有特殊原因,股东要求将财产返还股东本人,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会支持这样的诉讼请求。
从徐先生要求返回的金额来看,实际上就是确认其拥有50%股权份额。但两股东的股份是以工商登记为准,还是以实际出资额为准?是本案的焦点问题。《投资协议书》约定,各股东按50%比例来确定的费用金额,在对债权资产项目的竞拍费用结算中,实际出资双方各一半。工商登记材料系对抗性证据,对外具有公示性和对抗性,而对公司内部关系来说,实际出资额是源泉证据,是一种物权性凭证,是确定股东与公司关系的重要依据,各种证据相互冲突时,源泉证据的效力高于对抗证据,所以应以实际出资金额的比例来认定盛某达公司中两人实际所持的股权比例。)
 
张雷律师提示:股东的实际出资行为、出资证明书、股东名册、公司章程、工商登记都应该全面、客观的记录公司股东出资的真实情况,可以作为认定股东资格、股东出资额的依据。但现实情况复杂、公司治理存在不规范,诸多情况造成了股东资格及出资额的确定扑朔迷离。在不存在善意第三人的情况下,实际出资行为与工商登记发生矛盾,认定股权主要以作为源泉证据的实际出资比例为准。
 
2013年04月11日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